专题新闻

新闻排行

头条新闻 · · 内容

巨星陨落——新中国首位竞技体操国际裁判喜勋教授去世

8月3日,新中国女性第一位竞技体操国际裁判喜勋教授在北京逝世。

1921年,喜勋生于江苏南通一个中医世家,1943年毕业于金陵女子文理学院体育系,此后辗转任教于南京、天津等地师范院校的体育系及燕京大学和北京大学的体育部,为我国艺术体操、健美操行业培养了大量的教练及教师骨干,享有“20世纪中国优雅女性”及“艺术体操健美操奶奶”等美誉。1992年国务院为其颁发“为发展我国高等教育事业作出突出贡献”表彰证书。

8月7日早上7点,喜勋教授的遗体告别仪式在八宝山殡仪馆兰厅举行。

今天,再次转发中国妇女报·中国女网记者对喜勋教授的专访,以追思其风采!

01

贯东西 融古今 举旗帜 育英才

喜勋:喜从满园桃李来 勋在引领时代

在北京大学东门不远处,一个静谧的院落里,不时地会有不同时代的艺术体操、健美操界的明星人物进出。她们多是来“朝拜”一个耄耋老人——喜勋教授。无论是老人的江湖地位,还是老人的育人成就,“朝拜”于喜勋老人来讲丝毫不为过。这位耄耋老人曾是上世纪30年代上海女篮“投篮特厉害的‘小妹’”,在金陵女子文理学院体育系毕业后辗转任教于幼儿园、小学、中学、大学,曾是北京大学体育教研部唯一的女教授,还是中国第一位国际竞技体操女裁判……

02

艰苦求学:爱的力量为人生奠基

1921年,喜勋出生于江苏省南通的一个中医世家。动荡的时局没有影响其求学之路,开明的父亲给她营造了一个与同龄女孩不一样的环境,“我父亲是一个中医,非常正直,非常有正义感。医道上,恪守钻研精神;医理上,倡导以人为本;为人上,坚持助人济世。他很愿意帮助贫民,有些穷人得了疑难杂症,别的医生不愿意治,都到我父亲这里来。”

善吹拉弹唱,亦能棋琴书画的父亲潜移默化地影响着喜勋。父亲让喜勋的兄弟姐妹们远离政治,甚至连报纸都不让孩子们看。在他看来,中医能够给人带来更多有益的东西,“解放以前,我都是在教会学校读的书。教会学校也是不让学生问政治的,但有做礼拜、唱诗这些活动。我中学是在崇英女中读的,大学是金陵女子大学,基本上是一个系统下来的,受到的是美式体育教育,比较自由,人性化、艺术性的东西多一点。我们读书的时候,不像现在从小就搞专项,学的东西是比较全面的,体育理论、心理、解剖、生物力学、医疗体育,甚至逻辑学,什么都要学,这也是美国的通行做法……”

父母给喜勋营造一个宽松的学习环境和成长环境,彼时女孩子认识几个字就足够,更何况还一直读到大学,即使家道中落也没有影响喜勋的求学。

生性活泼好动的喜勋文体特长得到淋漓尽致的发挥,“这种环境让我感到很开心,我觉得很自由,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没有压力。小学时我总是和男生分在一起比赛,凡是跑、跳,踢毽子、跳绳等项目我都稳拿第一名。中学的时候,我会打球,又能跑能跳,参加南通运动会得过多项第一。中学老师很看重我,就推荐我进了上海中国女子体育专科学校读书,毕业后又考入金陵女大。”

金陵女大在当时绝对称得上是中国教育界的一面旗帜。作为当时中国唯一的女子体育系,金陵女大给了喜勋最坚实的人生铺垫。当时学校里有一首歌这样唱道:“努力奋斗兴我中华,莫使男儿独当先,前,前,前!”金陵女大从海外引进了田径、体操、射箭、球类运动、旱冰、现代舞、土风舞多种女子运动项目,每年秋天和春天都会举行室内运动会,5月时会举办户外运动会。女子体育系的掌门人黄丽明毕业于美国麻省著名女校威斯里安学院(宋美龄、希拉里都毕业于该校),曾在1936年出任中国奥运会女子队领队,还是当时全国体育常务委员会九名常委中的唯一女性。

珍珠港事件后,日寇强令大学关闭,黄丽明带了只差半年就要毕业的喜勋和邬鹤琴(后为河海大学体育教授)两位得意门生回到南京继续上课。黄丽明还利用自己的关系,让她俩为上海一家出版社翻译英文书籍,以解决部分生活费用。

上大学没多久父亲就过世了,家里的日子就开始不好过了,“念到二年级,我觉得家里负担太重,就不想念了。校长很喜欢我,不愿意让我辍学,想把我留下来说‘这是个人才,不培养不行’。先是原来体专的校长支持我,每年给我交学费和一些生活费,想让我毕业后接她的班。再后来随着战事的延伸,物价飞涨,人心惶恐,黄丽明老师就又给我找了一份家庭教师的兼职。我念书也挺苦的,因为上课与做家教分散在好几个相距很远的地方,白天上课奔波,晚上做家庭教师,回来后复习功课,到半夜才吃饭,然后睡觉,睡一觉起来又得走了……”喜勋说当年自己的读大学时的状态就是如饥似渴,“学校师资力量很强,我们的舞蹈教员是现代舞的‘老祖宗’伊莎多拉.邓肯的学生。大学期间我学了踢踏舞、现代舞、芭蕾及我国的一些民族、民间舞。我就像一块海绵一样,即使面对家中的变故也能够全身心沉浸于学业中!”

喜勋说,求学路上的艰辛与苦难成全了自己,黄丽明及校长们的帮助不仅延续自己求学的路,更让自己懂得了爱的能量,也为日后的执教注入更为饱满的爱的元素。

03

执教思想:健体魄不忘塑品德

“我练体育时,外国人老骂我们是东亚病夫,当时我一直有这么一个志愿,就是非得把身边人和国人的体质搞强不可,”喜勋说,自己理解的体育就是不能偏一种模式,不能使用单一的训练方法,主要目的还是增强体质,发展力量、灵敏、耐力、速度四个素质,“在教学时,以学生为主体,利用大学生的文化水平比较高、理解能力强的特点,让学生参与教学,多用启发式,以人为本因材施教、快乐施教。”

在北京大学体育教研部领导的同意和支持下,喜勋和同事们进行了全面教改,主要教学内容和辅助内容分配在两年四个学期进行,“尽管课时非常有限,但我们的女生体形、气质都有了专业运动员的风采,走在路上精神面貌都不一样,成了一道风景了。”

1980年,由她执教的北大女子艺术体操队在首届全国高校艺术体操比赛中以技术娴熟、造型新颖一举夺冠,并在以后连续称霸十年。全国高校女教师都到北大来学习、观摩,整理出来的《北大女生体育教学大纲》也在全国高校参用。

“体育教学的目的很清楚,就是增强体质、培养品质、发展素质。改革的时候我还加进了‘社会功能’,就是希望学生毕业融入社会的时候,学到的东西应该对社会有所服务。换句话说,体育就是要在增强体质的过程当中,培养出良好的品质,发展学生的固有素质,并能够达到自觉锻炼,从而终生锻炼。”喜勋始终认为,体育最容易培养人的品质,“我的很多学生不光体育出色,在业余训练条件下也能达到专业水准,在教学与科研岗位上同样也卓有建树。我觉得这与平常训练时对精神与素质的强调是有关的。”

可能有人觉得做体育教师简单,但喜勋认为:一个好的体育教师,不仅是能够塑造健壮体质的人,更是培育灵魂的巧者,是让人身心全面发展的工程师;不仅懂得体育技术知识,也要有全面的科学知识,懂得人文科学艺术,这才是一个真正的体育教育工作者,“‘以人为本’不只是一句口号,你要研究人,知道如何以人为本。体育老师如果只是一味示范、纠正学生动作,很辛苦,效果也不好。我备课时把每个学生的情况、特点、问题都写下来,再有针对性地训练或讲解。”

如今,喜勋积累下来的教学笔记摞起来就有半人高,她偶尔还拿出来翻翻,这里面有她的记忆,有她的寄托!

在教学的过程中,喜勋对每一个学生都像对子女一样,一如当年自己的恩师黄丽明。

“我感觉只有爱学生,以身作则,教学上才会耐心地讲解、示范,学生也更‘服’你。有一次高低杠训练,队里有一个‘愣头青’,愣极了。高杠摆动接低杠回环,要领不对容易脱手。一次她突然摆浪速度太急,脱手太早摔了出去,我事先就觉察她的动作不对,情急之下仰卧在地抱住了她,真是间不容发。我的鼻子猛地被她撞了一下,青肿了一大片,而她一点也没伤着。”

也正是因为心中有爱,几十年来,她带的运动员没有出现比较严重的受伤情况,像专业运动员常见的伤病也都没有,这源于运动的科学性更源于爱的护卫。

在喜勋看来,体育运动不是苦差使,也不是要人奉献牺牲的,是陶冶人的精神,让人享受健康快乐的人生,享受体育文化,成就一生事业,“我经常对学生说,你们要学会自己培养自己,不光是体育,其它事情也一样。”

她的一个关门弟子,高中毕业于北京一所名校。这个孩子文化课一般,有一些健美操基础(三级不到的水平,达到二级高考可以加二十分),“她妈妈就让我培训她健美操。平时我给她加强基本功的训练,在训练过程中也教她怎么做人,怎么念书,怎么劳逸结合,结果五个月就把她人整个改变过来了。不但她健美操超过二级,达到了一级水平,其它方面也有非常良性的转变。她原来经常跟妈妈吵架,后来母女的关系也很好了;学习成绩也上去了,考到了北师大的体育经济专业。后来她要出国,我就给美国12个学校写了推荐信,结果12个学校都想要她。她去了以后,有时就带着那些学生活动,校长一看很好,就聘她兼任健美操教师。”

“说实话,我很欣赏自己的教学。”喜勋说自己从中也充分体验到了和谐与美的享受,有点艺术家完成作品的感觉。

04

人生感悟:宽容大度自增寿

2013年12月16日晚,北京大学体育之夜,92岁高龄的喜勋被授予年度特别贡献奖,北大党委副书记叶静漪为她颁发了奖杯和证书,并对她60年如一日为北大师生体育健康事业发展作出的贡献表示了肯定和感谢。

在场的所有人起立鼓掌,向这位老人表达敬意,他们知道老人把所有的青春和爱都奉献给了教育事业,中国体操的每一步都跟她当年的付出有关。

几度冬夏岁序催,满头银发染霜灰。每一个见过喜勋的人都会心生敬意,敬意中有敬重其满园桃李的教育成就,更有其怡然自得物外洒脱的人生态度。是以,96岁的她依然耳聪目明、思维敏捷、脸色红润、动作灵活。

喜勋说,这就是锻炼的结果,“我在北大60多年了,从来没有停止过体育锻炼,前几年校医院我的病历单上还几乎是空白。”

几年前,骑着自行车外出的喜勋被一辆小汽车迎面撞飞,“车翻了,我也被撞飞了很高,我记得当时一点儿都不慌乱,在空中的时候我就想身体哪个地方落地好,脖子不成,胳膊不成,腿不成,腰更不成,我就想到臀部的肉最多,于是一个团身控制了一下角度就落、坐在地上了。落地之后,马上就想到还有危险,因为后面还有汽车往前走。所以一落地马上来个弹身,打个滚就在路边艰难地站起来,真的是有惊无险。后来到医院拍片,骨头一点伤都没有……”

喜勋说,自己的健康长寿也是放得下的结果,“除了科学、合理的锻炼,穿衣、饮食及自我调节都有点讲究。一次《科学健身》杂志的记者问我是怎么保养的,我就做了一首打油诗,名字叫《寓健康长寿于吃穿玩乐再加一保》。”

如果,她把这篇文章复印多份,每见一个朋友都要相赠一份,“吃、穿、玩、乐和保健,就这五个东西:

吃,粗茶淡饭,吃多样化,五谷杂粮,素食为主;

穿,不穿华贵,舒适最为宜,适宜鞋脚上蹬,方便轻松舒服,运动走路不劳神;随气温冷暖勤更衣,莫守陈年的老规矩,根据活动来着装,免得动作受伤;

玩,玩不在野,而在休闲,我有四迷做消遣:迷花、迷逛、迷艺、迷新颖。迷花最爱高峰淡雅的兰花,凌波清新的水仙,飘逸艳丽的仙客来,每一季节都能玩。迷逛,山川名胜好风光,到此一游心旷神怡,逛商场,专赏文艺、布艺和诗艺,音乐、舞蹈、戏剧、摄影、书法、绘画和雕刻,乃至小玩意,皆让我灵感起,供我多创造,标新立异新路起;

乐,宽容大度,待人以诚,爱人如己,乐善好施,好心不求报,自会有好兆……”

“任何事情都要顺其自然,努力但不要强求。人体的活动要随生理的自然来走,社会工作也要随自然来走。任何事情都不要强求,比如说威望,是别人给你的,别自己伸手去要,要来的威望不是威望。我有两个国家级裁判、一个国际裁判资格,还有副教授、教授等职称、职务,都不是我自己去‘争’的,我把工作做好了,自然有那么多东西。没有我也不会计较,因名利而害身体、伤和气的事情我不做。”

常有人问喜勋为啥90多了还那么健壮,“我觉得人一定要宽宏大量,我没有别的,就是心里面什么都不存,能包容。我平时助人为乐、自得其乐,成天都高高兴兴的。我们家人之间也没有什么隔阂的,都是高高兴兴的。包括我请的保姆,也都愿意跟我在一块。我觉得我活得很开心,愿意跟年轻人在一块,她们有时候也来找我一块玩,大家都高高兴兴的,我觉得挺好。”

喜勋坦言自己其实不是一无所求,“如果有所求的话,就是希望学生将来成功了对我一笑,我就很开心,就是给我的最大回报。”


来源:中国妇女报


分享到:

    相关文章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